<謝絕轉載>請務必配合

*盲*



「啾啾……」



啊……原來是小鳥的聲音,原來已經早上了嗎……?



睜開自己的雙眼,眼前依然是一片黑,我還是習慣的睜開眼,雖然只是多此一舉,睜開眼與閉著眼沒什麼區別……



我就呆呆的坐在床上,不停的想著,既然看不到,為什麼神還是賜給了我這沒用的雙眼……為什麼不能看到親友們所說的色彩,更不能知道人們的面孔,「看」對我來說只是個沒用的字,就因為我「看不到」,不知道「他們」是如何用什麼表情跟我聊天,是厭惡嗎?是嗎?



「小艾,早安,今天也是個空氣清新的早晨。」是收養我的修女的聲音,聲音帶著愉悅,跟我道聲早安。



「恩,伊凡娜姊姊,今天早上小鳥一樣的高歌著。」我望著聲音得方向回話。



「刷!」是窗簾瞬間拉開刺耳的聲音。



「呵呵……小艾,妳知道嗎?強森神父今天會來喔!還有威廉斯也會來喔。」她用興奮的聲音告訴我這個資訊。



威廉斯……



「那真的太好了!伊凡娜姊姊,強森神父久久才回來,可要好好把握喔……」是了,伊凡娜喜歡強森,已經是很久的事了,男有情女有意,只是去跨不過修女與神父的鴻溝,因為是神的僕人,壓抑著自己的情感。



「小艾!」伊凡娜害羞的吼了我一聲。



「呵呵……不鬧妳了,今天早餐是什麼?我肚子有點餓了。」我緩緩的下床,直到我的雙腳碰到冰冷的地板。



「今天吃餐包加牛奶,我還是扶妳去好了。」伊凡娜擔心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,感覺到她輕扶著我的手臂。



「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」我輕輕的抽回自己的手。



我自己可以的……



我是正常人,所以這些事我可以自己做,由我自己來做……



「小艾……」伊凡娜還是跟往常一樣,依然扶著我的手,堅持不讓我抽回。



不由分說的輕拉著我的手,帶著我出房門。





*送牛奶的男孩*



端坐在椅子上,手裡拿著溫熱的餐包,撕一小塊的放進嘴中,細細嚼著麵包。



「小艾,這是你的牛奶,多虧牧場那又新添了一隻小牛,讓母牛有了許多牛奶。」男孩的聲音從我旁邊傳來,他牽起我的手,讓我摸到裝了溫熱牛奶的杯子。



「謝謝你,凱,每天還要麻煩你到處去送牛奶,真是辛苦了,我記得接下來你還要到孤兒院送牛奶,這些麵包,你也帶一些去吧。」我憑感覺拿起一盤餐包,遞給旁邊的凱。



「這……怎麼可以,這些是你的早餐,這麼做,小艾不就沒東西吃了!」凱不認同的邊說邊推開。



「我沒關係,我本來食量就很小了,而且還有你的牛奶呀~」把凱推開的盤子,再推向凱的前面。



「你就帶去吧……那些孩子會很高興的,這是小艾的心意。」伊凡娜在我的對面說著。



「謝謝……真是太謝謝你們,願神能讓小艾好起來,小艾的善心一定會神感覺到的。」凱激動的語氣說著。



「啪!」



好像是因為凱太激動,猛然的站起,使得身後的椅子翻倒在地上,如此大的聲音在空曠的室內回響著。





*威廉斯*



送完凱後,伊凡娜必須去做早課,而我回到自己的房內,卻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,眼前的黑暗,讓我覺得好孤獨,只能憑靠著聲音知曉對方傳達的情感,或許凱根本就沒有那麼激動,是故意讓我知道他很感動也很感謝我才這麼做的吧……



伊凡娜是帶著微笑說著話,還是面無表情呢?還是說……



思考別人話中的意義變成我的無聊打發時間的功課,自己再怎麼的想依然沒有答案。



「叩叩叩……」此時房門出現了敲門的聲響。



「小艾,我是威廉斯,我可以進來嗎?」房門外傳出少年的聲音。



「請進。」我冷淡的回著。



耳裡傳來連續的開門關門的聲音,接著聽到的是走路的聲響。



「剛剛跟著強森神父到的這裡,伊凡娜修女已經去接待他了,所以我來看看妳,最近過的如何?」威廉斯說著。



「跟平常一樣。」我如此回他話。



「是……是這樣啊……」像是歎氣的說著。



……



室內一片的安靜,只感覺到窗邊傳來的微風。



「有什麼事嗎?」我問。


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他回話。



「沒什麼事,那就去強森神父那裡吧,想必那邊已經忙起來的。」我冷冷的請他出去。



「小艾……」



「別這麼叫我,我高攀不起。」我惱怒的大叫著,打斷他未說完的話語。



求你……別這麼叫著我,威廉斯……



早在你答應強森神父時,已經沒用了……



說什麼會找到方法讓我好起來,說什麼會讓我第一眼就看到你的面孔,一切都是在說謊,我的眼睛不可能好起來……



而威廉斯,你可知道,當我知道你要隨著強森神父出遠門,去傳播神的恩澤,我像是失去了重心般的跌落深淵,覺得你狠狠的拋棄我,是因為我看不到所以強森神父不願帶我一起去,對他來說我是個累贅,而你答應我的事,卻沒有個結果。



我知道這是不可能有方法讓我重見光明,所以我更希望你待在我的身邊,像以前一樣的說故事給我聽,像以前一樣說著人們的糗事逗我開心。





*眼睛*



我們兩個人沉默了許久……



「小艾……我知道我跟著強森神父傳教有五年了,但我沒有放棄,我想讓妳看看這世界是多麼的美,五年來,我找尋了很久,雖然強森神父並不希望我這麼做,他可能認為讓妳眼睛好起來是不可能的事,但我沒有聽他的話,我只是希望……妳能夠好起來。」他小心翼翼的說著。



「不可能的!」我低著頭把被子悶著臉,感覺到眼中有溫熱的液體流出,不想給他看到,我的自尊使我不想給他看到我的淚。



「可以的!」這次換他大聲的回答。



「可以的,這次一定可以,即使與惡魔訂下契約,為妳換回雙眼,我還是會去做。」他堅決的語氣讓我嚇一跳。



「你說……惡魔?」



「是的,我找到方法,但容許我不能告訴妳,這件事必須要保密。」威廉斯緊握著我的雙手,感覺到他的手在顫抖。



「不……我不要眼睛,我只希望你在我身邊。」我緩緩的回答,頭靠著他的肩,眼淚依然不停的流下。



「答應我……不能做出任何傻事,哪怕是為了我的眼睛。」我再次說著。



「我……」威廉斯猶豫了。



「求你,答應我。」我哀求著。



「我答應妳,小艾。」他用雙手緊緊的擁抱著我,像是抱著一個很重要的東西,不願放手。





*光明*



自從強森神父跟威廉斯回來後,已經過了一個禮拜,我與威廉斯依然保持著阻隔對方的城牆,我摸不透威廉斯的想法,也不願去想令自己恐懼的事,只由衷的希望他能一直待在我的身邊,然而他在這七天內,不停的早出晚歸,使我有些心寒。



在這時刻,我靜靜的坐在椅子上,聽著信眾虔誠地禱告。



「願神能夠讓您的孩子早日康復,麥肯先生。」伊凡娜如此的對一位老先生說,麥肯先生有個兒子久病而長久無法下床,不論找了多少的醫生,吃了多少的藥,病還是沒有痊癒,他不停的向神禱告,祈求著他兒子能夠康復。



可憐的人、可憐的孩子集結在這裡說著他們可憐的事蹟,希望神能夠發揮祂的博愛、祂的仁慈,讓他們脫離可憐的處境。



禱告的聲音不停的傳進我耳中,痛苦的聲音讓我藉由他人傷痛撫平我內心深處的傷痛。



如此的又過了白天。



但夜晚來臨時,原本該回來的威廉斯卻沒有回來,強森神父並沒有在意這件事。



待在床上的我,卻擔心起他。



感到一陣陣的心驚,直到深夜,才漸漸的覺得疲累而睡去。



翌日,還未掙開眼睛,感覺到奇怪的紅光,眼睛一陣刺痛後,才緩緩的睜開眼睛。



這……!



雖然有眼前一片糢糊,但能可以辨識到我眼前一片白色。



「早安,小艾,今天的早晨真舒服,該起床囉……」伊凡娜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,我轉頭望向那,是個模糊的面孔,但還是能知曉是個很漂亮的臉。



那是伊凡娜的臉啊……我心中嘆息著。



「早安,伊凡娜修女。」我跟平常一樣的回應著。



為什麼我會突然「看見」了?



這個問題暫時我藏在心中,小心翼翼的不讓別人發現我已經能「看見」了。



隨著時間的過去,早上我看見,一是個看起來活潑的小男孩提著很重的麻繩綁著的玻璃瓶,玻璃瓶裏有著白色的液體,那應該就是「凱」,而坐在角落的是個成熟穩重的成年人,聽他與伊凡娜的對話,猜測他可能是「強森」神父,但……威廉斯呢?



我不敢問,因為沒人提起他,也沒辦法接話問人,因為我跟平常一樣「看不到」。



「凱……能不能送完牛奶後,來我房間一下?」



當凱遞給我牛奶時,我小聲的只用兩人聽到的音量說著。



「呃……小艾,我知道了,我會很快就回來。」凱顯然有點錯愕。



過了許久,我跟平常一樣的待在房間,但我這次不是在等威廉斯的到來,我隱隱的發覺威廉斯可能沒辦法來了,所以我要求了凱。



「凱,我知道說謊,這麼做是不對的,但我不得不這麼做。」我告訴了凱我忽然能看見東西的事實。



「我很擔心威廉斯,擔心他會在出什麼傻事。」



「我求求你,就一天而已,拜託你帶我出去,我想去找威廉斯。」說到這,我哽咽的不讓自己哭出聲。



凱很爽快的答應,並瞞著伊凡娜跟強森帶我出去,沿著街一條條的問人尋人,就在快要放棄時,有人說看到很像是威廉斯的男人,我急忙問他往哪個方向,那人也很好心的指著湖邊的方向說:「他往湖的方向走過去,我看到的時候,他拿著一大袋東西,不知道是不是要去那邊釣魚。」



「謝謝,真是太謝謝您了。」我連忙的道謝。急拉著凱,要他帶我去。





*惡魔*



當到了湖邊,時間已經是傍晚了,橘紅色的天空有股說不出的詭異,淡紫色的美麗雲霞,在我眼中卻是個沉重的色彩。



我跟凱兩人在湖邊不停的叫喚著威廉斯的名字,寧靜的湖水依然沒有波動,我累的快走不動時,凱一陣叫喚,我跟到他的身旁。



「小艾,這個是……?」他拿著一個破袋子,上面還有一點點的紅點。



「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,不過聽那個人講的,會不會就是威廉斯拿的那個袋子?」我提議再往裡面走,往樹林的方向走。



凱先嗅了袋子,隨後走我的身旁說:「……小艾,這袋子有血的味道……」



「……我希望不是往壞的方面去想,凱,威廉斯一定只是鬧著玩的,對吧。」我不願去多想,威廉斯……



在樹林裡走了許久,漸漸的有股刺鼻的味道,淡淡的鐵鏽味,隨風而來。



!!



地面上巨大的圓形圖樣中有個人影趴臥在那,那人的周圍全是他身上流出來的血液,在翠綠的樹林中帶來如此的美麗紅豔。



「啪!」凱手中的袋子滑落了下來。



「不要……這不是真的,凱,威廉斯只是開玩笑的對吧,對吧。」我失神的走向那圓圈,身體顫抖著。



我的手去撫摸著這人熟悉又冰冷的臉旁,毫不在意自己衣服已經染了身下人的血液,眼中看見他的胸膛破了個大洞,血液就是從那裡流出的。



「不!!威廉斯!你是開玩笑的對吧!你只是躺在地上裝死,想嚇我的對吧!」瘋狂的搖著他僵硬的雙肩。



「你快起來啊!別玩了……」



「我求求你,快點起來……」眼中的淚不停的滑落。



「啊啊啊……!」悲痛的緊抱著冰冷的屍體,大叫著。



在這不遠處,響起一陣慌亂的腳步聲,但我不在意的繼續抱著威廉斯。



「伊凡娜修女跟強森神父!!」凱驚呼的大叫。



「這是……!」伊凡娜吃驚的看著眼前的景物。



「看來,威廉斯墮落了,竟然找那污穢又骯髒的惡魔,小艾的眼睛大概就是惡魔給的吧。」強森厭惡的看著我。



「如此邪惡的東西,必須用火燒掉。」他向伊凡娜說著。



「……是。」伊凡娜哀痛的回答著。



「不可以!」一到聲音打斷他們的談話。



「絕對不可以,小艾已經很可憐了,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做!你們不是最愛小艾的人嗎?」凱張開雙手擋著他們。



「凱……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?惡魔的出現,會危害到人們的安全,他邪惡的爪牙已經伸到這裡,你還想看到下一個威廉斯嗎?」強森嚴厲的指責凱。



「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我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我要保護小艾!不讓你們燒死她!」凱回頂強森的話,堅持不讓他們過去。



突然,凱身體一輕的倒在地上,隨後黑色的影子壓在他的身上。



「做的好,麥肯先生,為了產除世界的罪惡,這是必須的。」強森領著伊凡娜走進圓圈中。



「麥肯先生!放開我!小艾會有危險的!」凱不停的扭動,依然沒辦法掙脫麥肯高大的身軀。



「……為了人們好,這是逼不得已的。」麥肯沉痛的說著。





*寧可不要眼睛*



渾渾噩噩中,我的淚不停的掉落,刺鼻的血腥味,沾在衣上的濕黏感,抱緊著威廉斯的身體。



吶……妳就是小艾吧……



腦中出現了一到聲音,低沉又充滿著誘惑的嗓音。



喀喀喀……妳的眼睛是這傢伙用血換來的呦……

他跟我定下契約,說他想幫助一位已經眼睛看不到的少女,看來應該就是妳了。



怎麼樣?換來的眼睛好用吧。



歡愉的聲音像是在諷刺我。



「你就是惡魔?就是殺了威廉斯的惡魔?把威廉斯還給我!」我瘋癲的喃喃自語。



不行喔……而且我只是要他的血,並沒有殺他,是他自己答應我的,所以我沒‧有‧殺了他。



惡魔開心的否認。



「不要!我不管!把威廉斯還給我!」



嘖嘖嘖……真是任性吶……想跟我定契約嗎?這樣子,說不定威廉斯會回到你的身邊喔,只是……



我要代價。



惡魔誘惑的說著。



「我寧可不要眼睛,只希望威廉斯一直待在我身邊,他為什麼那麼傻,為什麼那麼傻……」



傻到跟我這個惡魔訂契約,呵呵……



他又開心的笑了。



也就是說,你希望待在威廉斯的身邊,一生一世……嗎?



他如此的問著。



「對!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,我只要威廉斯陪在我身旁!」



簡單,我只要妳的靈魂,如此美麗又好吃的靈魂,呵呵……那麼契約就這定囉……



很快的,威廉斯就會在妳身旁的。



他愉悅的說著。



此時的強森與伊凡娜走近我的身前,他拉起我的手臂,厭惡的表情全寫在臉上。



「小艾,惡魔是狡猾又自私的生物,他們貪婪的吃掉靈魂,而妳擁有了惡魔給的污穢眼睛,必須處予火刑,威廉斯因為與惡魔訂下契約,與妳同罪。」強森果決的判處我的罪,一旁的伊凡娜不敢看向我蒼白的臉孔。



我卻沒有看著他們,只一直呆呆望著威廉斯。



但誰也沒發現我身上出現的黑色淡霧,腳下的圓陣發出微弱紅光。



「碰!」突然的巨響,引起強森跟伊凡娜的注意。



只見凱拿著匕首快速的奔向這裡,用非人的速度……



噗滋……



那把匕首狠狠插到我的胸膛,血大量的洩出。



「啊!啊啊!」伊凡娜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,驚恐的大叫著。



而強森一臉訝異的看著凱說不出話。



「咳咳咳……對不起,凱忽然力氣變很大,把我推到一旁。」麥肯扶著腰走了過來,為他沒盡責而道歉。



!!



「凱……!」一樣看到此景像的麥肯,再也說不出話。



「呵呵……妳的靈魂,我就收下了。」不是凱的聲音,卻又從凱的口中發出,他拔起刺進我胸膛的匕首,並且丟在地上。



漸漸的我意識開始模糊,嘴裡含著咳出來的鮮血,濃郁的鐵鏽味。



「我……可以一直在威廉斯的身邊了。」一臉幸福緩緩的說著,隨後沒了意識。



「是的,只要我把妳的靈魂吃進肚,你們就能永遠的在一起了,哈哈哈……」惡魔開心的大笑,用凱的手摸向我逐漸冰冷的身軀。



「哈哈哈……」整個樹林像是因為惡魔的笑聲而不停的顫動著。



「啊!」



突然地,強森大吼著。



「惡魔!受死吧!」強森撿起地上的匕首刺向凱的身軀。



噗滋……



「呵呵……這麼做是殺不死我的,反而你殺了這個小男孩呦……」惡魔開心的握緊強森的手腕。



「想再刺深一點嗎?我幫你喔。」惡魔把匕首更往凱的身內推進。



哈哈哈……兩個契約三個靈魂,這次的收穫真不錯,再見,可悲的神僕們。



惡魔遠離的凱的身體,把他邪惡的聲音傳進眾人的腦中。





*火刑*



在這偏遠的城鎮裡,出現美麗紅焰,在那當中燒的是三個人的屍體。



一位少女,「小艾」,原本是個活潑的小女孩,但隨著年齡的增加,視力越來越不好,直到看不見任何東西,卻突然的擁有惡魔所賦予的眼睛,處予火刑。



一位少年,「威廉斯」,與小艾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,因為小艾看不見任何東西,想幫助小艾,卻跟惡魔訂下契約,用他的生命換取眼睛,處予火刑。



一位男孩,「凱」,發送牛奶的小童,是個孤兒,小艾經常的幫助他以及在孤兒院裡的孩子,對小艾存著感恩的心,但邪惡的惡魔佔據了他的身體,殺死了小艾,清醒時才發覺自己做了什麼,並且自殺,處予火刑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後記:

我囧了,沒想到越寫越長,原本是想寫短篇小說的Orz

總計字數5983字,快六千,變成長篇了,囧

原本一時看到11月活動,就開始手癢想寫下去,想練練自己的文筆,太久沒寫了(炸

所以如果有錯誤的地方,還麻煩你們幫我指正,感恩阿~

然,你們的回覆是我的動力來源呦~



最後的最後,謝謝你們觀看此文



p.s.最近還是多練練短篇,要來捧場喔(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糰 的頭像
米糰

隨風

米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